關於部落格
押&嗶仔的雙人網誌


  • 15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傳】賭局

  
  
  
  
  
  
  
  
  
  「老師,你又遲到了。」歐蘿妲‧蘇‧凱文,一名善於精算的女孩,恬靜的坐在冰品店室外雅座,看著錶上已經繞了三圈的分針和前進三格的時針。勾起一抹和煦有如春日陽光的微笑看像那明匆忙趕來的男人。


  穿著黑袍的男人張望了一下,看見坐在樹蔭下的她之後走來,脫下大衣掛在椅子上。


  「歹勢啦!剛剛遇到老朋友,一不小心就聊了一下。」班導完全沒有感到抱歉的表情隨興地揮揮手。


  「聊了一下?」她優雅的將眼前冰品又送了一口到嘴邊,微微挑了眉。


  (神經大條道沒發現、或者是故意忽視)小班長那綻開到快要抽筋的笑容和背後旺盛的火苗。光頭班導將隨意勾選的菜單交給服務生,「對啊!你們不知道前幾屆的學長了突然一大群回來說要蓋我布袋。」一點也不覺得這個對話內容很驚悚。他輕鬆聳聳肩,「唉,都已經是白袍紫袍了還和十年前一樣嫩。真不知道他袍級是怎樣過的?」


  歐蘿妲接過侍者送來的第三杯綜合冰淇淋,再順手敲詐另一更昂貴的餐點,對侍者說一切由男人付帳,對於班導的話沒有多大反應。到是四周的人臉差不多都黑了一半。


  
  那叫做老朋友嗎?


  
  「老師您退步了吶?用了三小時?」歐蘿妲的質問還帶著刺。「沒啦!還順便去交任務的報告外加被醫療班唸了一下。」這個人被醫療班唸根本就是自找的,可惜他都沒多大悔意,還很樂在其中。


  「到是小班長,這次真是謝謝啦!」無視周遭人士的躁動,班導將一本小冊子拋向歐蘿妲,被她輕鬆接下。


  「這次要是沒有妳的幫忙,一隻手臂大概跑不掉了。」他轉轉左手,上面有著醒目的繃帶。


  「好說,」她拿起筆在冊子上記下幾筆資料,工整秀雅的字跡在紙上舞動。「我也只是運算的情報部的一些資料。」


  「因為資料不太多,我這次沒有多大把握。大約只有七成吧!」敲敲筆桿,她很快將文具和原本擱著的工程數學都收妥。「托老師的福,這次又有新的數據。」歐蘿妲衝著班導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不愧是黑袍資深前線作戰員,辦事效率果然不同反響。」她偏了偏玉首,


  「以後都請您跑腿好了。」多收集點資料她將來才好做大事業。


  「喂喂!妳就饒了我吧,小班長。」老師頭上瞬間掛滿黑線,適才和人釘孤枝的氣勢完全不知哪去了。雖然知道她是在說笑,可是如果小班長要來個一言九鼎,他再來這三年的生活大概會很精彩。


  很迅速的解決端上桌的飲品,他仰天嘆氣:「唉!真是的,工會這次不知道發神麼神經,居然又把我拖出來?!我老了耶!還要和一群小毛頭攪和耶!幹嘛不找別人呀?」


  他口中小毛頭之一的班長停下吃冰的動作,褐色大眼銳利的看向他。


  「那是因為和這次事件有關的黑袍,只剩下老師你了。」


  
  她的聲音不大,卻隆隆的好似寂靜雷聲。


  兩人皆不再言語。


  
  ※   ※   ※


  
  「吶、老師,告訴我你的名字好不好?」猛不妨地開口,小班長一句話讓班導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妳、妳幹嘛突然說這個呀?」他趕緊順了順氣,免得成為第一個被口水嗆死的黑袍。「不是跟你們說過,我仇家多如星斗,不會告訴你們名字嗎?」


  原來這人還有一點自覺…


  「只是好奇而已。」不覺得這題問有任何不妥,歐蘿妲聳聳肩雲淡風輕的說。她只是突然覺得,知道這個人的名字,會比握有任何資料更加貼近他。


  「妳如果好奇,就該再第一次打賭時問了。」真要他說─雖然不太想承認─但她大可以用設賭局逼他說出口,這麼直截了當的問句反而讓人拿不準小班長在想什麼。


  「我這個人很會拿捏分寸。」她笑,眼睛瞇瞇得彎成月形,似乎真的很高興。「再說,我只是突然想到,就隨口問問。」


  
  睜眼說瞎話。


  
  班導在心裡暗罵。這女孩的腦袋有如超級電腦,每一步驟都環環相扣,就像下棋一樣推移著,最好是會出現所謂的“突然想到”。


  沒好氣的白她一眼,班導開口問:「喔?妳為什麼會“突然想到”呀?小班長?」


  對於男人譏諷的語氣,歐蘿妲顯得毫不在意,卻也無意隱瞞,「我原本不打算問的。可是…突然就心血來潮。」


  「對於上次事件的狀況,有些地方我很在意。」她微笑,像塗上麻藥的刀刃劃破塵封幾十餘年的秘密,


  
  「你的名字對於他人,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呢?」


  
  她的笑容和他臉上的陰影形成強烈對比,就像陽光和與其相對應的黑暗


  
  對峙量久,還是由資深黑袍率先敗下陣來。


  「我說小班長呀,」他用老人家的口氣舞動白棋,「妳不相信運氣吧?」


  面對老師擅自設定回復的問句,歐蘿妲只是挑挑眉,不置可否得笑著。


  「如果妳想知道,我就告訴妳吧。反正也沒什麼不能說的。」有點不負責任又自暴自棄,


  「我的名字,有扭轉運氣得可能、和力量。」他只是點到為止。


  
  ※   ※   ※


  
  「所以老師認為“那次事件”都是因為你囉?」歐蘿妲再次進攻,問題尖銳的讓人無法喘氣,「因為“那些人全部都知道你的名字”?」都曾經稱兄道弟班喊著他的名字。「或者說,知道你名字的人,都在那一次…」最後的詞語沒有說出口


  「…」


  原本就不只望會得到答案的班長遂改變話題,手順了順被風颳亂的長髮,「我事相信運氣的喲,老師。」輕鬆的口吻向上一秒的劍拔弩張只是錯覺。


  「約里士的後裔不是只會計算而已。」


  
  「我們觀看萬物的運行,計算天體的軌跡,因為我們在等待機會。機會運行在天地之中,而我們計算只是為了洞悉天意。」


  「這就是我在第一次時沒有選擇問你。」


  她說了,把一切都說出口,只為了換得這位老師的信任。


  老師或許很信賴她,但那份信任,不夠。


  從她第一次翻閱到“那次事件”的文件時,她就感覺到必定有一團黑霧纏繞在這個爽朗豪邁得大人身上,


  而她想知道,去掉那層黑霧的老師,會是什麼樣子的人?


  
  「唉、我真福了你那張伶牙俐齒。」一次也沒有佔上風的人敗下陣來,「我不會告訴妳的,真要猜,就告妳一向自豪的計算吧!」


  歐蘿妲綻開了大大的笑容。


  「妳可以問我一個問題,只有一個!不過在那之前妳先告訴我,是什麼讓妳心血來潮的?」


  雖然她說過可以容許一點意外,不過這個意外似乎太大了點!


  班長的眼睛直直盯著他:「我只是覺得,在結束掉這個幾十年前的恩怨之後,此刻的老師你,似乎需要說點什麼。」她說話說的優雅,卻一字一字強而有力的震盪空氣。


  如果所有人都不行,那就讓她來吧!歐蘿妲確信自己可以掌握運氣,因為她比任何人都善於洞悉天意。


  
  要賭賭看嗎?


  這次是他們兩人聯手,


  向天下注


  
  
  「好吧,妳要問什麼?」


  「如果已通用字母依序排列為1.2.3…的話,老師,你的名字總和是多少?」


  「769」他馬上回答,快得像早已準備好一樣,


  然後下一秒,歐蘿妲勾起了輕輕的、勝利般的笑。


  
  將軍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