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押&嗶仔的雙人網誌


  • 15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傳】辭行

       

    樓下住戶訕笑,絲毫沒有妨害安寧的反省之意,「大半夜的,誰知道你在看書?我可是有充足理由懷疑你是故意偷聽的。」
    

    蘭德爾將書本拋回給他,被輕鬆接下。
    

    「媽的你是瞎了眼沒看到我陽台燈是亮著的?夜行人沒眼不會真的只靠聲納吧?」沒將這句咒罵說出口,冰炎只是嗤了聲表達他的不屑,


    臥房的燈已經因為有人入睡而熄滅,所以他才選擇移往陽台閱讀。陽台是個不錯的地方,開放的空間中少了室內的凝滯感,卻多了份身處自然之中才有的自在。可是這優點卻讓他在結束一整天的疲憊後還必須聽鄰居進行家庭協商。

    
    「尼羅真是太認真了,認真到我都想想哭了。」
    聽到樓下人用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語氣,誇耀自家管家如何忍辱負重、刻苦耐勞的捱過他種種操勞虐待,冰炎瞬間有種翻白眼的衝動。
    

    「你該考慮調薪了,不然小心被挖角。」暗自佩服狼人總管的毅力,在那麼多”意外”之後,居然還認命的繼續服務?換作他人早就玩完了!
    

    像現在,他就很有衝動和興致把三分鐘前才回歸手上的書再次砸到吸血鬼臉上。

    
    樓下的人明顯咧開了嘴笑地開懷,語氣愉悅的說:「尼羅不可能跳槽的。」他明白的很,不然他不會放心讓他隨侍左右,僱用一個懷有貳心的人就像架著一把刀睡覺一樣危險。

    
    「怎麼?你的專屬雜役不好用?」蘭德爾還記得,大賽期間,友隊也是申請過相關人員的。
    

    思索幾秒,冰炎才意識到對方指的人事誰,「哼、他連打雜都做不好,你想他能勝任管家嗎?」
    

    「呵呵、你這麼說,小心他聽到了會傷心。」
    

    傷心倒是已經傷過一次了,最後還不是認命?他回頭瞥了眼寢室,
    「早就睡的跟隻豬一樣了。」
    再說,傷不傷心關他啥事?
    
    

    晚風很涼。
    

    他們的對話在幾次往來後停在莫名的地方。夜晚在兩人都噤聲後,忽然變得很寂靜,寂靜到今天發生的事都只是場笑話,而鬼族的惡味也可以從他的記憶中被淡忘…
    

    冰炎瞇著眼,有點茫然。
    

    他有多久,沒有停滯在一個安安靜靜的夜中?
    

    
    半晌,蘭德爾低緩卻清晰的嗓音擠進這層真空中
    「你覺得,今天的情況代表什麼?」他閒適地說話,像這問題只是閒話家常。
    

    冰炎不著痕跡的蹙了眉,「…前兆吧。」肯定的語氣。即使再怎麼不願意,它也是個肯定的事實。所有不希望發生但理當發生的事已漸漸浮現,一一開啟遠古曾經的門扉…
    

    
    
    『不要重蹈覆轍…』
    
    

    
    他還記得這項告誡
    

    但他能做的只有先行做好所有最壞打算
    

    
    「…如果,在那一天到來時,該在的人卻已經不在了,」紅色的眼還是半慵半懶地勾著月亮
    

    有很多事必須要阻止,但有更多事只能由唯一人選擔當。
    他們全都像走在鋼索上岌岌可危,前進或停止都會摔落,卻都執意要挑戰命運。
    命運也許鋪設好道路,但握有唯一之鍵的人尚未下判決。所以他們賭,而起而抗戰不過是一種等待。
    

    「…無論如何,也請你和其他人能繼續支持他走下去。」他的手緊握欄杆,心,卻是異常平穩。
    

    即使有人倒下,後面還有更多的人。時間不會停止不前,一如水盈科而後進,困境與傷痛會被撫平,然後人會繼續向前走,也必須如此,
    無論遇到任何威脅,
    

    都必須舉步,昂然向前!
    

    
    「如果這是你的請求,我答應。」
    

    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安心了。
    在聽見這句承諾後道了晚安,冰炎轉身時捕捉到微風中的一絲喟嘆,
    

    
    「你這麼說,小心他聽到了會傷心。」
    

    
    緊緊閉上眼,
    他大概想像得到那是什麼畫面。
    
    


    
    
    ---------------------------------------------------------------------
    。接續自十一集番外。
    。只是有感而發。
    。一切和原作無關。
       
    內容加了小小的變動(如果沒有,大概也沒有寫的必要了),主要自創部份是在下面的續中,拆為這樣只是因為後面不合題意。
    
    那、請慢慢欣賞
    
    

    ----------------------------------------------------------------------
    
    

    〈‧續〉
    
    

    在關上窗時,他聽見身後傳來軟軟的呢喃
    「…學長…還沒睡嗎…?」半顆腦袋從棉被中鑽出,然後又不敵睡魔沉了回去。
    

    「你睡。」
    簡短給了個句子,冰炎拾起書本開門步出房間。
    

    
    橫臥在交誼廳沙發上,他繼續啃食未盡的書頁。
    

    「小孩子還是早點睡比較好喲~不然你如果過勞死,我很樂意幫你泡福馬林。」
    本應無人的空間傳來一個聲音,冰炎斜眼瞄見應該在隔壁房休養的九瀾。

    
    「那你在這裡幹嘛?早上折騰那一下,你也沒比我好到哪裡。」沒打算起身,冰炎懶散的看他一眼算是打過招呼。
    

    聳聳肩,他舉起手上的水杯:「房間的飲用水沒了。再說,一張床要幾兩個人真有點困難。」
    「你那裡倒還好,至少比較小隻。」隨便在沙發旁靠著,九瀾語氣無奈,「西瑞小弟不但睡相差,我還差一點被他的頭髮扎到。」
    

    冰炎挑了挑眉,想開口叫他有意見就自己睡外面,這樣他好把房間中的人趕回去。
    

    「所以說,」九瀾輕巧的抽走冰炎手中的書,在他罵人前把書本拋向桌面:「你該不會真的想一路看書看到天亮吧?即使兩個人擠一張床很難過,也請你好好休息一晚吧?我其實不太想幫你做標本的,誰知道做了會不會被偷?」
    

    在遭到白眼後他故我的說:「醫療班的話偶爾也聽一下吧?不然在那天到之前就翹辮子不是笑死人了?」也不等冰炎回應,他揮揮手就踱步回房。
    
    

    要死了現在是誰在半夜偷聽?
    
    

    他現下的考量是要不要衝進那間向來有鎖和沒鎖一樣的寢室把裡面的人通通殺光?
    紅眼瞪向那人離去的方向,良久才起身。
    

    
    旋開房門,他脫下外套拋在椅子上。跨上床舖,修長的腳以膝蓋輕輕頂了下旁邊的人,
    

    「褚,過去一點。」
    

    對方捲了被子些微挪動。「…學長晚安…」
    

    「晚安。」
    關掉房中唯一的夜燈,他輕聲說。
    
    

    是時候休息了。因為前方不知還有什麼在等待。
    也許睡了一晚後,明天會很不一樣。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